当前位置:十点半小说>虐心的爱情小说> “如果我当真了呢?

“如果我当真了呢?

  墨氏集团的早会。

墨沉域还没有进门,就听到里面的人肆意的议论声。

“没想到咱们老板这辈子居然还头顶了青青草原啊!”

“不可能吧?我看老板娘不像是这种人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要知道,白氏集团拿走的可是墨氏集团价值十个亿的股份啊!”

“十个亿,你这辈子见过这么多年钱么?”

“不过这么算来,咱们老板娘可真是值钱啊,睡一夜就十个亿,天价啊!”

“屁,你以为值钱的是苏小柠下边的那块东西?值钱的是咱们老板的名声!”

“她之所以这么值钱,不是她多么有魅力,而是因为她是墨沉域的老婆!”

说话的人是墨氏集团销售部五部的销售经理,叫做凌霄。

这人的声音墨沉域认得,倒不是因为他的业绩有多么地突出,而是这个人擅长拍马屁。

每次墨沉域和销售部的人开会的时候,这个五部的销售经理凌霄,总是点头哈腰地为墨沉域端茶倒水,墨沉域每说一句话,这个凌霄都要鼓掌夸赞一顿。

所以这个男人的声音,墨沉域理所当然地记住了。

如果墨沉域没记错的话,这个凌霄,在前几天开会的时候,还从苏小柠的手里拿过资料。

那个时候他怎么说的?

他说苏小柠和墨总裁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天作之合,一定会长长久久白头到老的。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却在背后这么说。

门里面的凌霄自然没料到墨沉域会这么快地解决了外面的事情,所以他还在会议室里面口若悬河。

“要说这苏小柠,长得虽然好看,看上去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地漂亮……”

“但是这女人还真是物质,不物质也不会嫁给咱们总裁对吧?”

“为了十个亿,把自己男人的面子放在地上踩,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男人是个窝囊废……”

凌霄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砰”地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

墨沉域冷眸地站在门口,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凌霄,“继续说。”

一瞬间,会议室里面安静了。

凌霄张大了的嘴巴都忘记收回去了。

墨沉域冷漠地走进去,在会议室的主位上坐下。

虽然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墨沉域身上的冷厉气息却没有半分地衰减。

男人冷漠的气场让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低了几度。

墨沉域整理好了自己的姿势,点了一根烟,抬头冷漠地看着凌霄,“还想说什么?”

凌霄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半晌,他脸色苍白地朝着墨沉域笑了笑,“老板……我……我刚刚胡说的话,您别当真啊……”

墨沉域笑了。

他优雅地弹了弹烟灰,“如果我当真了呢?”

凌霄的脸瞬间惨白。

下一秒,墨沉域身后的不言直接跳过去,“啪啪啪”两个巴掌甩完,直接将凌霄如拎着一只小鸡一般地拎了出去。

会议室的门关上,外面传来男人一声一声的惨叫声。

而在这惨叫声中,墨沉域淡淡地抬眼看了一眼会议室里面的人,“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会议开始吧。”

一整个会议下来,除了墨沉域之外,所有人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说错了一句话,成为了下一个凌霄。

而作为造成众人恐慌的源头的墨沉域,却十分悠闲地在开完会之后,让秘书去给他定了一大束的玫瑰。

他看得出来,苏小柠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她还是那个她,还是那个喜欢看言情小说,喜欢浪漫情节的小丫头。

所以……玫瑰这个东西,还是他必不可少的讨好老婆的武器。

墨沉域给苏小柠买玫瑰花的事情毫无怀疑地再次引爆了整个墨氏集团的八卦圈。

“现在外面都传成这个样子了……总裁还买玫瑰花……看来总裁对夫人的感情真的很真挚……”

————

而此时,A市中心医院的某个病房里。

“白幽幽她是头猪么!”

白清书靠在床上,恶狠狠地拿着手机咒骂,“她有没有脑子?”

“在网上和墨沉域宣战,一大早跑到墨沉域的公司去堵门,是为了我?”

“她是巴不得告诉全世界,我被墨沉域打伤了在住院吧?”

“她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墨沉域是个血性的男人,愿意为自己的老婆出头是不是?”

电话那头的老人淡淡地叹了口气,“清书,现在的情况是,墨沉域状告你姐姐妨碍他的公司运作,要让你姐姐为此付出代价……”

“我咨询过律师,这种寻衅滋事的事件,少说也要关上一周,多了……多久都有可能。”

“清书,你姐姐从小娇生惯养,在看守所那种地方多待一天都是煎熬……”

说完,电话那头的老人的声音里面带了几分的哀求,“爸爸这辈子没有求过你什么,现在我求你把你姐姐弄出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我现在已经定了去A市的机票……”

白清书捏着手机笑了。

他的腿昨夜被墨沉域用枪打伤,他住了院。

对于这件事,他的父亲只是在电话里面简单地问候了几句而已。

如今,白幽幽自己作死,被抓了起来,墨沉域要状告她,他不但定了机票要飞过来,还要让他这个在病床上躺着站不起来的人把白幽幽捞出来!?

这里是A市,是墨沉域说了算的地方。

而现在不让白幽幽出来的人,也正是墨沉域。

想把白幽幽捞出来,只能去找墨沉域。

可是……让他找墨沉域?

做梦!

深呼了一口气,白清书冷笑着开口,“我现在受伤了,要好好地养病。”

“如果你担心你女儿在看守所里面过得不好,那就快点过来。”

“我帮不了你。”

说完,白清书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淡淡地叹了口气。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管家,“我的飞机一个小时后飞A市。”

“在今天天黑之前,我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墨沉域本人,和他当面谈谈墨家和白家的事情。”

伤了他儿子,关了他女儿……

他这个老不死的也是时候好好地和这位墨沉域谈谈了。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十点半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